文科视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科视野

董雪兵:长三角地区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担当

发布时间:2020-12-03 浏览次数:0

长三角地区在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和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建设“一带一路”与构建新发展格局一脉相承,拥有相同的精神内核、发展理念与战略指向。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长三角地区应围绕“一体化”“高质量”,着力打造“高端要素富集地、科创成果集散地、‘链主’企业集聚地、市场联通主阵地、制度型开放新高地”,推进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和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建设“一带一路”与构建新发展格局一脉相承

共建“一带一路”七年成绩斐然,为不确定性日增的世界经济持续注入“强心剂”。“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能够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拓展我国发展战略回旋空间、带动世界经济复苏。两者一脉相承,拥有共同的精神内核、发展理念、战略指向。

循环畅通是两者共同的精神内核。建设“一带一路”对内要带动商品和要素市场流通,对外要实现“五通”,打通国内外商品、要素市场,优化配置沿线国家资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既涉及商品生产、分配、消费、流通全过程的循环通畅,也涉及要素资源的优化配置、循环畅通。两者都强调用循环实现畅通、用畅通创造价值。

共建共享是两者共同的发展理念。“‘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推进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同繁荣。“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不是闭关锁国,而是以中国自身发展带动世界各国深层次互动,进而引领全球经济振兴。两者都强调国际合作、共建共享。

“主场全球化”是两者共同的战略指向。二战后形成的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导的全球化具有“依附经济”的不良特征,难以长期健康发展,南京大学刘志彪教授称其为“客场全球化”。与之相对应,以各国自身发展带动全球化向前发展的“主场全球化”模式正在孕育,在此模式下,每个国家都是全球化的动力源,都有其自身的双循环。此次疫情意味着全球化模式的加速转变,“客场全球化”迎来尾声,“主场全球化”即将到来。“一带一路”已成为各方积极对接的发展平台,为“主场全球化”推进提供有力抓手,“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构建更将带动“主场全球化”快速发展。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构建离不开“一带一路”的高质量发展,只有高质量实现“五通”,才能切实建成循环畅通的新发展格局。但在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的国际形势下,“一带一路”建设面临新形势。一方面,部分发达国家和个别区域强国制衡掣肘“一带一路”动作频繁,大国关系牵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利益,导致投资不确定性增加;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对共建“一带一路”影响深重,不仅导致各国经济政策从“经济效率”主导转向“经济安全”主导,更加剧“五通”推进难度。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长三角地区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担当

面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新形势,《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长三角地区具有强劲输出的经济动能、活力迸发的科创体系、高效运转的循环通道,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应围绕“一体化”“高质量”,着力打造“高端要素富集地、科创成果集散地、‘链主’企业集聚地、市场联通主阵地、制度型开放新高地”,勇担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历史使命。

打造高端要素富集地。高端要素富集是高质量发展的前提,长三角地区应提升资本、人才、数据等要素全球性配置能力。要充分发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作用,规范开展金融创新,强化全球性多层次资本配置能力,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强劲资本支撑。率先实行更加开放更加便利的人才引进政策,积极引进高层次人才、拔尖人才和团队,打造国际人才流动枢纽。依托数字经济先发优势,加大数据要素集聚、流通、利用力度,引领“数字丝绸之路”建设。

打造科创成果集散地。长三角科技创新在国内城市群中居于领先地位,在我国实现科技自立自强过程中,应主动担当、积极作为,面向全球打造科创成果集散地。打造国际技术转移中心、国际技术专利展示交易中心等平台枢纽,辐射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先进技术交流与合作。开展国际科技合作载体提升发展行动,搭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科技合作网络,构建以长三角为主要节点的全球科技创新网络。

打造“链主”企业集聚地。顺应后疫情时代全球产业链分工区域化、链群化、备份化演进态势,在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框架下,集聚产业链“链主”企业。发挥长三角在数字经济、高端制造等领域比较优势,鼓励领导型企业、平台型企业从产业链“嵌入者”转变为产业链“链主”。推动本土企业“走出去”,基于产业链在“一带一路”沿线市场整合资源,实现补链、扩链、强链,提升本土企业在全球产业链地位,打造全球新一代产业链建构者与价值链主导者。

打造市场联通主阵地。长三角地区具有联通内外、沟通东西的枢纽优势,应加大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统筹利用力度,打造“一带一路”市场联通主阵地。探索“互联网+口岸”新服务,促进海港、陆港、空港、信息港“四港”联动发展,加快共建辐射全球的航运和物流枢纽。以市场化方式推进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全球布局,打造新型国际贸易中心。对接国家顶层设计,从战略角度统筹规划“一带一路”境外产业园区空间布局,从沿线国家“逐点突破”转向经济走廊“重点统筹”。

打造制度型开放新高地。推进制度型开放体现我国开放内容和开放实践的新境界和新高度,标志着我国对外开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长三角地区应更好地发挥各地自贸区作用,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领域谋划先手棋,对标最高标准、最高水平,实行更大程度的压力测试,选择优势领域率先实现突破,形成区域发展制度优势,更好地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长三角地区要牢牢把握突出重围先手棋的战略使命、打造强劲活跃增长极的特殊作用,以长三角的畅通循环促进“双循环”的良性发展,以长三角的高质量一体化引领“一带一路”的高质量发展。

 

(作者系浙江大学区域协调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本文为上海高校智库供上海学习平台原创专稿,供稿单位:市教卫工作党委、浙江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