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
当前位置: 首页  读书会  学社活动
至此极者,命也夫 ——记秋冬学期系列读书会之《庄子》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1-03 点击数:329


20151026日晚830分,第五场秋冬学期系列读书会在西3-214举行。读书会由哲学系何善蒙教授举办,参与的同学分别来自不同年级、不同专业。

本场读书会阅读的内容为《庄子集注》第六篇《大宗师》的最后一部分,采取同学领读的方式。在阅读一遍原文后,同学们各抒己见,谈谈自己对原文理解。在此章记载了子桑得病、其友子舆前去看望所发生的故事,子舆到了子桑家门口,听到子桑哭道,父耶!母耶!天乎!人乎!不久便因为身体虚弱而只能低声吟诵了。子舆便问他原因,子桑回答道: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天私覆,地天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这个故事是庄子《大宗师》中记载的最后一个故事,有人或许会有疑问,在此之前,庄子谈“畸于人而侔于天”的畸人,聊“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的坐忘,畅游于“游”之中,追求于与天一,庄子以其极为瑰丽的想象力向我们描绘了一个逍遥的世界,然而却在此篇的最后,以一个悲惨的人的形象哀叹无法逃脱的命作为结尾,是为什么呢?

实际上,或许这样的结尾也反映了庄子自身的困惑与无奈,他推崇逍遥,渴望实现齐一,然而无论对哪个生活在当下的具体的人来说,谁也无法逃脱命的安排,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现实世界中,命便是自然,对于它,人无法逃避,唯一能做的便是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所以说那些认为庄子的思想是离世的、消极的想法都未免过于偏激,庄子以“命”作为《大宗师》的结尾,这恰恰反映了他并没有脱离现实,他真正关心的便是现实世界生活的人的生存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