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名师文萃
名师文萃

林毅夫:经济发展成功的前提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

日期: 2016-11-29 访问次数: 136

林毅夫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南南学院院长,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1994年创立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并担任主任一职。2008年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成为担此要职的发展中国家第一人。2012年在世界银行的任期届满,返回北大,继续教学研究工作。林毅夫现任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参事,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专职副主席,曾任11届人大代表,第7至第10界全国政协委员,第10界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在国内外多个有关发展政策、农业、减贫的委员会、领导小组兼职。主要著作:《繁荣的求索:发展中经济如何崛起》,《新结构经济学》,《从西潮到东风:我在世行四年对重大国际经济问题的思考与建议》等20余册。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100多篇论文。膺选为英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和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原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一、思路决定出路,大部分发展中经济体不成功是发展思路出错

二战后,发展中国家摆脱殖民地半殖民地地位开始追求国家现代化,国际上也成立了很多国际多边和双边的发展机构,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非开发银行等多个国际援助机构,3万亿美金资助下,收效甚微。从理论上来说,援助和优惠贷款增加了发展中国家可用的资本量,而目前全球状况来看,结果令人失望。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仍然陷于贫困,也有少数发展中经济体(韩国,台湾,大陆)发展起来了,有的已经变成高收入(台湾,韩国),大陆已变成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2025年左右可以变成高收入。

世界银行组织的增长委员会对13个高收入经济体进行研究,发现它们经济增速年均约为7%或者更高,且可持续25年或者更长时间的经济增长,同期发达国家的增速为2-3%。研究也表明,开放、宏观稳定、高储蓄高投资率、市场经济、有为政府是它们主要的五大特征,其中有效市场+有为政府举足轻重。

它们是开放的,使用世界上现成可用的知识和技术,来生产世界所需要的产品,也就是利用它们的比较优势来生产,利用后发优势来发展;第二,它们都实现了宏观经济的稳定,产品有国际竞争力;第三,它们都有高储蓄率和高投资率;第四,它们都是市场经济,或是走向市场经济的国家;第五,它们都有一个积极的、有能力、可信的政府。

这五个特征是成功的要素,但不是成功的处方,就像中药材一样,如果要成功,一定要有这五种药材,但是单单知道药材,没有药方的话还不够,因为我们知道,每种药材如果用量对的话,它可能就是补药,如果用量不对的话,它就变成毒药了。

多数发展中国家依旧没有走出来,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思路出错,并非统治阶层、知识分子等不努力,正如凯恩斯所说“是理念,而非既得利益,是成功的关键”,可见发展理念需要反思。发展中国家和国际发展机构的发展努力的失败,是由于主流发展思潮所导致的不适宜的发展思路。

二、遵循比较优势是快速发展的处方,制度前提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

发展经济学1.0版本:结构主义出现在1950-1980年代,针对市场无效问题,采取进口替代策略,5-10年内会因大量的资金投入拉动GDP增长。过后会出现政府计划资源配置出现的寻租问题、传统行业生产水平滞后问题等难以根治。这个时期的援助失效,主要是发展援助和优惠贷款均用于发展和发达国家一样的产业,企业在开放竞争中缺乏自生能力、政府资源配置较为低效,腐败现象滋生。

发展经济学2.0版本:新自由主义出现在1980之后,主要关注政府失效问题,要求企业私有化,“华盛顿共识”就是代表。但经测算,1980-2000年这20年之间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低于前20年,被称为“迷失的20年”。这个时期援助的失效,主要是因为世行、货币组织提供的结构调整贷款是调整政府所“扭曲”的政策。忽视了政策扭曲是为保护现代大企业,之后失业问题严重导致社会不稳。

两个版本中,分别都有发展特例。1.0版本中的亚洲四小龙国家,当时反其道而行之,以出口导向发展传统加工业,承接欧美发达工业国的产业转移,获取了技术、产业以及一定的外汇。2.0版本中,中国、越南、毛里求斯等国家实现转轨经济中的双轨制,也称“渐进式双轨经济”,发展增速高于平均水平。可见,发展中国家发展必须依靠有效市场+有为政府。

新结构经济学的提出,是回归到亚当斯密的研究方法,即《国家财富的本质和原因的研究》。当时,工业革命尚未发生,国际贸易兴旺,亚当斯密通过财富本质来看增长实质,以推导背后决定因素。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基于高速持久的收入增长这个现代才有的现象来分析,增长是源于经济结构的改善,以及软硬基础投资的完善。

新结构经济学的核心观点:一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产业和技术结构是内生于该经济体的禀赋和其结构,和产业、技术相适应的软硬基础设施,决定了整个经济体的总预算和生产要素的相对价格。要素的相对丰富程度决定了各种产业和技术的比较优势,从而决定了该时点上的最优产业结构和企业自生能力。

收入增长有赖于产业、技术结构升级以提升劳动生产力水平,从而推动要素禀赋结构升级;完善软硬基础设施以降低交易费用。一个国家陷入低收入陷阱或者中等收入陷阱是由于其结构未能有较发达国家快速的动态变迁。

所以,基于充分竞争的有效市场和因势利导的有为政府,以当时时点所呈现的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技术、发展产业是实现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消除贫困和提高收入的有效“处方”。

三、要让企业家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必须有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

技术创新产业升级需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但对于企业家来讲,他关心的不是要素的比较优势,他关心的是怎么样让利润最大化,所以要让企业家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时候,能够自发地按照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产业技术,必须有一个制度安排,就是让各种要素的价格信号,能够非常准确灵敏地反映各种要素的相对稀缺性。到现在为止,我们所知道的唯一能够产生这种信号的机制是一个竞争性的市场。所以要按照比较优势发展,它的一个制度前提就是有一个有效的竞争市场。

那么市场非常重要,政府有没有什么作用?

我们谈的是经济发展,不是经济的静态资源配置,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技术要不断创新,产业要不断升级,各种软硬基础设施必须不断完善。而在完善的过程当中,必须有第一个先吃螃蟹的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企业家,他肯定要冒很大的风险。

如果他失败了,他要负责失败的成本,然后跟后来者讲说,这个方向不对,我们不要去。他也可能成功,但是成功以后,后来者会马上跟随,市场竞争就来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不会有垄断利润。所以不管成功失败,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都给后来者提供了有利的信息,可是他成功和失败的代价和收益是不一样的。这样的话,聪明的企业家,如果他是理性的,最好是等别人吃了螃蟹以后,证明螃蟹是可以吃的,他再吃螃蟹,如果大家都等着的话,就没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我们也就不可能进行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所以在这种状况下,必须给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一定的激励,用经济学家的话来讲就是外部性补偿。

发达国家可用的激励是专利,但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大部分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可以利用后发优势,是可以引进的,可以模仿的。你不能给专利,并不代表你不需要给激励,这是外部性补偿。

同时,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所用的各种基础设施也必须不断完善,各种制度安排也必须不断完善,而一个企业家没有能力来推动基础设施以及法律、金融制度的相应完善,这些必须由政府协调不同的企业家,或是政府自己来提供。所以,必须有一个政府来因势利导,随着比较优势的变化,一方面要鼓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进入到一个新的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同时帮助完善软硬基础设施,让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能够获得成功。

四、南南发展合作及中国产业转移中的新机遇

南南发展援助以南方国家的发展经验为基础,结合援助贸易和政府及民间的投资,使用各国的比较优势,更有助于被援助国家的结构变迁。

中国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和结构变迁的领头龙。2011年中国剩余劳动力已吸纳完毕,工资上涨迅猛,技术和资本随之亦上升,推动中国从劳动密集产业向资本、技术密集产业升级。目前,中国有8500万劳动密集型就业岗位,占总制造业1.24亿人口的68.5%。而非洲的11亿总人口,只有1000万工业人口。中国的产业升级会给许许多多发展中国家启动工业化和可持续的结构转型带来巨大的黄金窗口机遇期。以下是两个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1:华坚鞋业在埃塞俄比亚的快速成功

华坚鞋业入驻埃塞俄比亚正是南南合作的一个成功案例。2011年,埃塞俄比亚二产人口结构比重不足5%,农村有大量的剩余人口和牛群,工资水平仅为中国的1/10,劳动力水平大学生居多,这些貌似都是接受国外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良好条件。但技术水平滞后、交通等基础设施欠缺、国际买家信心指数低等3大因素导致埃塞俄比亚出口产业落后。

世界银行牵线,华坚试水布局埃塞俄比亚。从86名技术员工培训开始,在东方工业园(中国援建)设立加工出口区以做好小环境,中国团队在技术研发、企业管理、订单接收等产业链两端做好把控以安稳海外买家信心,2012年1月在中国援建的工业园设立两条生产线,雇佣600工人,5月份就成为埃塞最大的出口企业,目前华坚在埃塞俄比亚已有当地员工2000名,皮革出口翻了2番。华坚鞋业的成功迅速带来了滚雪球效应,埃塞俄比亚现在已成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

  • 成功案例2:C&H成衣在卢旺达的快速成功

非洲还有一个小国叫卢旺达,大家可能知道卢旺达在90年代的时候曾经有种族屠杀,1991年以后政局开始稳定。这个国家治理也不错,但是它比埃塞俄比亚更深在内陆,人口规模也不大,过去从来没有出口过制造业产品,只有传统农业和农业加工业,创造就业也不多,而且提高幅度不大。

后来2014年我在卢旺达进行过几次考察,2015年的时候在联合国工业化大使,也是华坚在埃塞俄比亚的老总的帮助之下,在2014年底决定在卢旺达首都旁边的一个经济特区设立一个成衣厂。2015年2月份开始雇用200个工人开始培训,到7月份的时候雇佣人数达到500人,当然它的物流非常差,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跟我们在80年代一样,跟埃塞俄比亚一样,全部都是两头在外,所有原材料从中国来,所有产品卖到国际市场上去。当年8月份成衣开始出口,到2015年5月份的时候,雇佣人数已经达到1000人。这家企业现在是卢旺达最大的企业,除了军队和政府之外,它雇用的人最多,而且是卢旺达第一次向世界出口制造业产品。这家企业成功以后,现在很多国际投资者和国际买家也纷纷来卢旺达考察,准备在这个地方下单,准备在这个地方设厂。

南南发展合作不仅有利于被援助国家的结构变迁,对中国而言,纯加工产业可以在中国政府帮助下抱团出海,或承接地国家筑巢引凤,但总部和税收还留在国内,利于国内产业转型升级,可以提供更多发展空间,为附加值高的产业腾出空间,也是推行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筹码。

五、不同类型企业选择不同的国际化转型思路和发展战略

1、【追赶型企业】

技术水平和附加值不如美日欧等国,处于提升期,国内市场广阔。可以并购入发达国家家族型百年企业,或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享受双边补贴),还可以到国外招商引资(FDI)。

2、【世界领先企业】

譬如格力、美的、海尔等部分家电企业,一则加强自主研发,提升专利转化能力和基础科研水平;二则延伸微笑曲线两端,“抱团去海外”。

3、【产能过剩企业】

部分转移到海外,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借“一带一路”走出去。

4、【弯道超车企业】

需要把握市场风向,企业家精神和科研人员,主要是技术信息、互联网+等轻资产行业,如小米,一则重视人才;二则注重企业家精神,培养市场敏感性。

5、【战略型企业】

战斗机等重资产军工行业,采用政府支持政策。

                         

                                                  来源: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高级培训中心  报道/摄影 :蔡冬珍

                                                               (根据林毅夫教授在报告会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